现在网上疯狂讨论关于土耳其炸俄罗斯战机的言论,到底是土耳其的张狂,还是张狂呢。土耳其前身是突厥人的,是被一代圣皇隋文帝打成土耳其人的,现在我们来回顾下土耳其人被揍得历史吧。

  目前土耳其是世界最的国家,土耳其认为自己的祖先就是曾经被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隋皇朝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被迫举国西迁的民族——突厥。至今,土耳其人一提到隋文帝杨坚就恐惧万分谈虎色变,一提到大隋军队军队的天威就吓得肝胆俱裂。土耳其当地流传这一个民间传说,据说即便是在今天的土耳其,有小孩不听话迟迟不肯入睡,小孩的母亲就会大喊:“杨坚来了!杨坚来了”。隋文帝的弟弟卫王杨爽被土耳其人奉为一代战神,土耳其民间即便是目不识丁的汉子也知道,曾经有一位中国战神杨爽把突厥几十万大军杀掉片甲不留,这位战神杨爽还生擒了突厥大可汗,直捣黄龙端了突厥的大本营——龙庭,并且把突厥人心中最神圣的圣山杭爱山焚烧了整整三个月。

  综大隋高祖文皇帝其一生,于中华民族恩泽万世功德盖天,开创诸多天才的超前创举远远超出了他所在的时代,中国所有朝代唯一一个既能马上得天下又能下马治天下的文武双全开国帝王,属于高瞻远瞩深谋远虑的能看出象棋后十步的大政治家,且此人人格崇高道德伟大,属于凯撒、拿破仑一样驾驭时代的雄才大略杰出人物,属于主动英雄造时势的大圣人。

  公元581年二月甲子日,大隋高祖文皇帝为拯救华夏亿万苍生,果断受天明命建立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黄金全盛期——大隋皇朝。本来北周宣帝时政局动荡社会崩溃,刑政苛酷群心崩骇,人莫有固志。至此,大隋高祖文皇帝登基后悉除北周苛政,大崇惠政,法令清简,躬履节俭,天下悦之,万民归心。短短几年,大隋高祖文皇帝缔造了中国封建社会乃至世界史上空前绝后的开皇盛世。

  隋文帝开皇仁寿之世是中国历史上政治最清明、经济最繁荣、军事最强盛、言论最自由的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的太平黄金时代,是中国世界影响力最高潮的时期。一直传至本朝中华人民共和国至今依然受到大隋高祖文皇帝开创的各项伟大政治制度的深远持续影响,从突厥人的后代——现在的国家土耳其一提到曾经把它们突厥祖先打得大败的隋文帝与隋朝就谈虎色变可见一斑,土耳其国家博物馆里至今放着他们突厥人的大可汗与当时波斯帝国皇帝向隋文帝称臣纳贡的上表书。大隋高祖文皇帝杨坚本人就是开创中国上国体系的缔造者,世界古往今来第一都城隋大兴城的创建者,世界最完善法律开皇律的发明人,科举制、三省六部制的发明人。

  现在的国家土耳其,认突厥人为祖先,他们为何一听到大隋皇帝的大名就吓得失魂落魄呢?现在来回首千年前的那场大隋北伐蹂躏突厥之战——

  世界军事史上最辉煌壮丽的战争,撼天动地举世无双的壮举就要诞生了,3000人对49万

  大隋天子的大军雄师浩浩荡荡征服北疆,突厥大可汗沙钵略横扫欧亚大陆、控弦数十万的突厥劲旅注定要灭亡!血流染红了昆仑山、天山、金山、阴山山脉,所有蒙古高原的河床!中华民族后世的子孙,记住这场神圣的战斗吧!未来的征途上,你们祖先的传统,3000人可与49万人对抗!

  五胡乱华以来,中华民族的国家战略生存圈被压缩至了极限,国土的流失、疆域的急剧缩小陷入中华民族极为屈辱的低谷时代,魏晋南北朝五胡十六国期间虽有宋武帝刘裕短暂的收复中原失土,但始终由于刘裕的目光短浅火速折返南京,错失了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这次北伐只能是南朝的一次回光返照,一统山河匡扶汉室胎死腹中。

  瞬间转移至北魏灭亡后,两个胡人建立的政权北周与北齐更是把中国的屈辱外交发挥至了极致,北周皇帝与北齐皇帝为了争相拉拢突厥甘做儿皇帝,“惧其寇掠,倾国库府藏以给之”,依旧不能满足突厥沟壑难填的无尽欲望。

  于是,世界军事史上最辉煌壮丽的战争,撼天动地举世无双的壮举就要诞生了,同升国际官网,3000人对49万,这个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比例不但超过了赤壁之战、淝水之战的比例,亦在世界军事史上无与伦比,使拿破仑顶礼膜拜俯首称臣,使亚历山大大帝羞愧万分自惭不如,使罗马帝国凯撒大帝黯然失色,而这场战争

  北朝末年,突厥强大起来,势力远达中亚,有“凌轹中夏之志”。他钵可汗时,“控弦数十万,中国惮之。”北周北齐都争相结好于突厥,“惧其寇掠,亦倾府藏以给之”。他钵可汗恃其强盛,非常傲慢。有一次,竟对他身边的人说:“但使我在南两个儿子(北齐皇帝、北周皇帝)孝顺,何忧无物邪!”当时“周人东虑,恐齐好之深;齐氏西虞,惧周交厚”。突厥摸透了西魏、北齐的心理,趁机从中周旋。当时的突厥军事实力已远远超过往昔汉朝时期的匈奴,但是隋高祖即位后乾纲独断,立即终止了北齐、北周时期的屈辱外交,停止了对突厥的岁贡,迅速向突厥宣战,给突厥以沉重的经济打击。

  不久,突厥大可汗沙钵略率领突厥60万大军侵犯中原,武威、天水、安定、金城、上郡、弘化、延安各处告急,大隋天子震怒,下诏曰:往者魏道衰敝,祸难相寻,周、齐抗衡,分割诸夏。突厥之虏,俱通二国。周人东虑,恐齐好之深,齐氏西虞,惧周交之厚。谓虏意轻重,国逐安危,非徒并有大敌之忧,思减一边之防。竭生民之力,供其来往,倾府库之财,弃于沙漠,华夏之地,实为劳扰。犹复劫剥烽戍,杀害吏民,无岁月而不有也。恶积祸盈,非止今日。朕受天明命,子育万方,愍臣下之劳,除既往之弊。以为厚敛兆庶,多惠豺狼,未尝感恩,资而为贼,违天地之意,非帝王之道。节之以礼,不为虚费,省徭薄赋,国用有余。因入贼之物,加赐将士,息道路之民,务于耕织。清边制胜,成策在心。凶丑愚暗,未知深旨,将大定之日,比战国之时,乘昔世之骄,结今时之恨。近者尽其巢窟,俱犯北边,朕分置军旅,所在邀截,望其深入,一举灭之。而远镇偏师,逢而摧翦,未及南上,遽已奔北,应弦染锷,过半不归。且彼渠帅,其数凡五,昆季争长,父叔相猜,外示弥缝,内乖心腹,世行暴虐,家法残忍。东夷诸国,尽挟私仇,西戎群长,皆有宿怨。突厥之北,契丹之徒,切齿磨牙,常伺其便。达头前攻酒泉,其后于阗、波斯、挹怛三国一时即叛。沙钵略近趣周盘,其部内薄孤、束纥罗寻亦翻动。往年利稽察大为高丽、靺鞨所破,娑毗设又为纥支可汗所杀。与其为邻,皆愿诛剿。部落之下,尽异纯民,千种万类,仇敌怨偶,泣血拊心,衔悲积恨。圆首方足,皆人类也,有一于此,更切朕怀。彼地咎徵妖作,年将一纪,乃兽为人语,人作神言,云其国亡,讫而不见。每冬雷震,触地火生,种类资给,惟藉水草。去岁四时,竟无雨雪,川枯蝗暴,卉木烧尽,饥疫死亡,人畜相半。旧居之所,赤地无依,迁徙漠南,偷存晷刻。斯盖上天所忿,驱就齐斧,幽明合契,今也其时。故选将治兵,赢粮聚甲,义士奋发,壮夫肆愤,愿取名王之首,思挞单于之背,云归雾集,不可数也。东极沧海,西尽流沙,纵百胜之兵,横万里之众,亘朔野之追蹑,望天崖而一扫。此则王恢所说,其犹射痈,何敌能当,何远不服!但皇王旧迹,北止幽都,荒遐之表,文轨所弃。得其地不可而居,得其民不忍皆杀,无劳兵革,远规溟海。诸将今行,义兼含育,有降者纳,有违者死。异域殊方,被其拥抑,放听复旧。广辟边境,严治关塞,使其不敢南望,永服威刑。卧鼓息烽,暂劳终逸,制御夷狄,义在斯乎!何用侍子之朝,宁劳渭桥之拜。普告海内,知朕意焉。

  开皇二年(五八二年)春,突厥遭受天灾,民不聊生,沙钵略可汗孤注一掷,铤而走险,五月,他调集五可汗发兵四十万入长城,揭开了根本改变双方乃至东亚世界间关系的大搏斗的序幕。

  突厥的这次进攻,声势浩大,来势凶猛。五月十六日,东北的高宝宁集团也配合突厥,向平州(今河北省卢龙县东)发起进攻,在整个战线,隋军的防线被多处突破,屯守乙弗泊(今青海省乐都县西)的行军总管冯昱遭到突厥数万骑兵围攻,力战数日,寡不敌众,壮烈殉国。东部战线,突厥与高宝宁的联军突破隋军防线,进攻幽州,李崇出战,不利。十月,西北长城沿线重要州县一个个的陷落,突厥攻破木峡,石门两关,分兵南下,越过六盘山,挺进谓水,径水之滨,严重威胁长安,十二月十五日,文帝再派内史监虞庆则为元帅,驰往弘化(今甘肃省庆阳县)拒敌。虞庆则命行军总管达溪长儒率骑兵二千出击,才出弘化没多久,就遭遇突厥大军,陷入重围,隋军大惧,达溪长儒神色慨然,激励将士死战求存。他把全军凝结成阵,且战且退,经受了突厥骑兵排山倒海般的冲击,昼夜凡十四战,军兵散而复聚,整整坚持了三天三夜,打得刀卷枪折,没武器可用,士兵便挥拳相博,手皆见骨,达溪长儒身先士卒,五处受伤,前后贯穿两处,可这条硬汉犹如铁塔般挺立不倒,山河为之变色,全军以死相拚,杀敌万余,退回郡城,仅存百人。突厥军兵本来为了掳掠财物而南侵,完全没料到遭到如此猛烈的抵抗。大军失了锐气,他们焚烧了同伴的尸体,解围而去。退出塞外。

  突厥被打退了,人们扬眉吐气,热泪奔涌。在这举国欢庆之际,文帝显得格外冷静,他心里明白,突厥并没有被重创,他们马上会卷土重来的。

  发生局部战斗,四月,突厥又大军压境。经过去年的大战,隋军经受住了考验,培育起了战胜突厥的信心,而突厥的内部矛盾表面化,只要再挫其气焰,就会造成其内部分裂,文帝下定决心,决定主动出击,给沙钵略以决定性打击,实现敌我战略攻守之势的转变。

  四月,文帝下诏,历数突厥的罪行,宣布大举讨伐突厥。隋军分别由卫王爽,河间王弘,上国柱窦荣定,左仆射高颖和内史监虞庆则任行军元帅,以卫王爽居中节度诸军,分八道出塞,向突厥发起猛烈攻击。

  中路军首先与突厥爆发激战,四月十一日,卫王爽率总管李充等四将出朔州道行军途中,与沙钵略所率的突厥大军相遇于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西北)。无数骑兵在大草原上冲杀驰骋,想像一下:数以万计的中国重装骑兵和土耳其马弓杀个天昏地暗,这是何等的壮观啊!李充率精锐铁骑五千从侧面突击突厥,突厥措手不及,大乱。隋军趁此良机,全军奋力向前,突厥不能抵档,一败涂地。沙钵略身受重伤,丢盔卸甲潜入草地,好不容易捡回性命。这一战,隋军还夺了大量的牛羊马匹,造成突厥乏粮,全军只能磨兽骨充饥,好不凄惨。自五胡乱华后几百年来汉族一直处于背后挨打局面的奇耻大辱终于被彻底洗刷。

  窦荣定率九总管,步骑三万出凉州,在高越原与突厥阿波可汗相遇,两军对峙于戈壁滩上,隋军带的水很快喝光了,士兵只好刺马饮血,死者相继,窦荣定眼看拖下去将不战自毙,仰天长叹。不料天上竟下起及时雨来,全军士气大振,大将史万岁出阵与突厥的勇士单挑,转眼就取了对方的首级,突厥大惊,全军大乱,隋军趁势掩杀,突厥大败。这时,隋朝派长孙晏进行离间和策反工作,利用阿波和沙钵略的不和,使阿波向隋请和,在六月,阿波可汗率军北还。在白道吃了大败仗的沙钵略可汗逃回塞北,满心悲愤,又听说阿波可汗暗通隋朝,不禁怒从中来,带领沿途收聚的败兵奔袭阿波的牙帐,杀了阿波可汗的母亲,烧了他的营盘。从此,阿波与沙钵略反目成仇,突厥也分裂为东,西两大对立集团,兵连祸结。

  以开皇三年七月为分水岭,隋朝取得了战胜突厥的辉煌胜利,完全扭转了四面受敌的被动局面,彻底改变了东亚世界的格局。从建国至今,才经过两年多,隋朝就打败了头号强敌突厥。这在中国史上也近乎奇迹。这一胜利的取得,首先是隋朝有一个坚强的领导和坚定务实的政策。第二是利用四面敌人不统一的机会,集中兵力予以各个击破,表现出高超冷静的军事指挥艺术。第三利用敌人的内部的矛盾,分化瓦解。第四是隋军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而最基本的一条,是上下同心,三军用命,显示出隋王朝的蓬勃朝气。乘着这股气势,文帝胸中正在勾画一幅世界性帝国的蓝图。

  隋高祖开国仅仅三年,“内修制度外抚戎夷”,国家转危为安,社会走上正轨,这一项项继往开来的成就的确来之不易,光是三年打败突厥,彻底改变两百多年来汉族饱受欺凌这一项,在整个中国历史上就没有一个王朝能望其项背,而隋高祖戎马倥匆之际建立的各项制度竟能垂则万世、继往开来、承前启后,更反映出隋高祖善于把握大局、从容自信、处变不惊、一丝不苟的风貌。对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对内实行开皇之治达到天下太平,文治与武功俱达到中国封建社会之登峰造极.

  光是从这个纯战争军事角度上来说,隋高祖的军事才能就已经远远超出了汉高祖刘邦、汉惠帝刘盈、汉文帝刘恒、汉景帝刘启、汉武帝刘彻加在一起的总和,因为汉朝前期与中期一直向匈奴屈辱和亲,先后通过了汉高祖刘邦、汉惠帝刘盈、汉文帝刘恒、汉景帝刘启、汉武帝刘彻五代帝王前仆后继的努力才洗刷了汉高祖白登之围的耻辱,花了近百年的时间才通过持久战勉强打败了匈奴。而隋高祖开国只用了3年就打败了实力远胜匈奴、横扫欧亚大陆的突厥,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空前绝后绝无仅有的神话,别说是中国所有帝王,就是西方的亚历山大、凯撒、拿破仑取得的战绩也无法与隋高祖相提并论。这是大隋高祖文皇帝创造的世界军事史上的最大神话奇迹。

  突厥大可汗沙钵略精神终于彻底崩溃了,他尊大隋高祖文皇帝为圣人可汗,表示愿为藩属永世归顺,千万世为圣朝典牛马,上表称臣,突厥成为大隋附属诸侯国。

  隋文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北方最强大游牧民族可汗尊为圣人可汗的中国皇帝,也是第一位令外族可汗表示愿为藩属永世归顺的中国皇帝。突厥大可汗沙钵略首次向中国皇帝称臣,大可汗沙钵略亲自率领百官迎接隋文帝使者虞庆则,虞庆则义正言辞要求沙钵略行君臣大礼,沙钵略只能行三磕九拜大礼跪受玺书,突厥大可汗的手下们于是相聚恸哭。虞庆则命沙钵略称臣,沙钵略曰:“得作大隋天子奴,虞仆射之力也。”不久,突厥大可汗沙钵略向隋文帝上表曰:“大突厥伊利俱卢设始波罗莫何可汗臣摄图言:大使尚书右仆射虞庆则至,伏奉诏书,兼宣慈旨,仰惟恩信之著,逾久愈明,徒知负荷,不能答谢。伏惟大隋皇帝之有四海,上契天心,下顺民望,二仪之所覆载,七曜之所照临,莫不委质来宾,回首面内。实万世之一圣,千年之一期,求之古昔,未始闻也。突厥自天置以来,五十余载,保有沙漠,自王蕃隅。地过万里,士马亿数,恒力兼戎夷,抗礼华夏,在于北狄,莫与为大。顷者气候清和,风云顺序,意以华夏其有大圣兴焉。况今被沾德义,仁化所及,礼让之风,自朝满野。窃以天无二日,土无二王,伏惟大隋皇帝,真皇帝也。岂敢阻兵恃险,偷窃名号,今便感慕淳风,归心有道,屈膝稽颡,永为藩附。虽复南瞻魏阙,山川悠远,北面之礼,不敢废失。当今待子入朝,神马岁贡,朝夕恭承,唯命是视。至于削衽解辫,革音从律,习俗已久,未能改变。阖国同心,无不衔荷,不任下情欣慕之至。谨遣第七儿臣窟含真等奉表以闻。”

  隋文帝亲弟弟卫王杨爽是大隋第一猛将,直捣黄龙端了突厥大可汗的龙庭,焚突厥圣山杭爱山。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大可汗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